你有没有发现,父母开始看你脸色了

  你有没有发现,父母开始看你脸色了   文/木舒   1   在我们心中,父母好像总是“强势”的一方,小时候我们反抗、争论、摔门而走,却好像都没什么用。   直到我们长大,慢慢长成可以和父母平起平坐的年纪,可成长带来了新的痛苦:你有没有发现,你的父母已经开始看你脸色了?   每次假期回家返程时,父母总会“求着”我带东西回去,有蒸好的包子、米面干粮、水果牛奶,还有排骨、牛肉。而我总会下意识地拒绝:

我的母亲不过母亲节

  我的母亲不过母亲节   文/刘娜   1   我的母亲很少收到花。   她收到的第一束花,是那年她生病时,我回家看她。从医院输液归来,我俩走在乡间小路上。我看见路边灯笼花和油菜花煞是好看,就薅了一大把,用野草扎成一大束,递到她手中。   我打开手机的自拍,搂着她站在麦苗拔节的田野上,拍了张合照。照片里,眼角笑出皱纹的我,像极了年轻时的母亲;而抱着花束的母亲,仿佛就是年迈后的我。   掐指一算,

爱要怎么说出口?中国父子的心里好难受...

  爱要怎么说出口?中国父子的心里好难受...   文/公开课知酱   “一个典型的中国家庭,总有一个缺席的父亲,一个焦虑的母亲,一个失控的孩子。”   母亲忙前忙后,衣食住行样样操心,常被抱怨唠叨。   父亲在家中,子女的大事不管,小情不问,仿佛一直隐形。   所以才有调侃,孩子好不容易和父亲说句话,开口就是,“我妈呢?”   木讷、寡言、不擅表达……   这恐怕是大多数中国孩子,对父亲的评价。

《请客》,春节最佳微小说

  《请客》,春节最佳微小说   又快过节了,章明早早就约定好,请了三个人吃饭。三个人中,有两位是他的领导,另外一位是相处多年的好朋友,对他来说都很重要。章明提前几天就和他们约定好,每个人都说没问题,到时见。于是,章明在最为豪华的大酒店订了包厢,一下班就早早地赶到了。   服务生介绍说,酒店有一种火锅套餐,正好够3-5个人吃,分280元、580元和880元三个档次,章明不假思索,就挑了880元那一

2019年最感人的一个真实故事

  2019年最感人的一个真实故事   文/肖佳慧 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。   因为一次意外的走失,3岁女孩肖佳慧被人贩子拐走,由南昌教师家庭的娇娇女变成湖南衡南农村一对贫困农民的养女。直到17岁,她才终于回到亲生父母身边。   她用了6年时间,试图把养父和从前的苦难从记忆中抹去,却惊闻养父已身患恶性皮肤癌,生命危在旦夕。在养父的生命绝地,她毅然放弃在美国伯克利大学唾手可得的

不让父母担心,就是最好的孝顺

  不让父母担心,就是最好的孝顺   文/李思圆   1   在你心里,什么才是真正的孝顺?   是读书时成绩优异、工作时飞黄腾达?还是你衣锦还乡,给他们最好的物质生活?   其实,都不是。   自己做了父母以后才会发现,照顾好自己,让父母少一分牵挂,少一分担心,少一分不安,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。   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、快快乐乐,大概是他们对你最浅、也是最深的寄望。   2   有天下午,我正在

请把笑容带回家

  请把笑容带回家   1   母子都在为上大学的学费发愁时,父亲回家笑着说“我下岗了”;   父亲出去找工作总是碰壁,但每天回家,他都笑着说“差不多了”;   父亲做工时受了伤,回家依然笑嘻嘻的,说“没事,没事”;   最终,一家人就靠着一辆三轮车,攒齐了学费。   为什么进家门那一刻的情绪,有如此大的“威力”?  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洛钦斯发现了著名的“首因效应”,指人际交往中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

父亲透析的这五年,让我体会到了人间值得

  父亲透析的这五年,让我体会到了人间值得   文/圆爸尼克   1   父亲又住院了。   我驱车往医院的路上赶。由于车速过快,一踩刹车,车上的玉串挂件砸在车窗上,发出“咣咣”的响声。   车里放着王菲的《人间》:“风雨过后不一定有美好的天空,不是天晴就会有彩虹。”   母亲在电话那头说,父亲住院了,父亲在旁边大吼,又没什么大事,你怎么又告诉儿子。   这一次是尿血,上一次是骨裂,再上一次是血管

所有子女都逃避的真相:总有一天,父母会老得像个孩子

  所有子女都逃避的真相:总有一天,父母会老得像个孩子   文/刘娜   1   电话打进来时,我正在订机票,准备出趟远门。我爸急促又恐慌的语调,顺着手机传来:“你咋啦?你在哪儿呢?你不是病了吧?你咋不往家打电话哩?”   我这才想起来,有四五天没和他们联系了。因要赶稿子,我把常用的那个手机也关了。我爸我妈坐在老家空荡荡的两层小楼里,轮番给我打电话,打不通后,就瞎琢磨起来。   一个说:“估计到外

林清玄:父亲的笑,我还能看多久?

  林清玄:父亲的笑,我还能看多久?   文/林清玄   1   父亲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,还殷殷地叮嘱母亲不要通知远地的我,因为他怕我在台北工作担心他的病情。   还是母亲偷偷叫弟弟来通知我,我才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。   这是典型的父亲的个性,他是不论什么事总是先为我们着想,至于他自己,倒是很少注意。   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,有一次父亲到凤山去开会,开完会他到市场去吃了一碗肉羹,觉得是很少吃到的

点击加载更多